欢迎来到云南昆明律师网

加盖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个人印章,但无法定代表人签字,抵押合同效力如何认定?

2022-03-16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作者:admin
     审判要旨:
    关于案涉《最高额抵押额合同》的效力问题。案涉《最高额抵押合同》虽加盖了安桐物业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陈世红个人印章,但无陈世红签字,且上饶银行吉安分行自认未与安桐物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面签。签订案涉抵押合同时,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在明知安桐物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50%的股东陈世红不在公司,肖祖付仅为安桐物业公司监事及持股50%的股东,肖祖付与陈世红已解除婚姻关系等事实的情况下,未要求肖祖付出具相关授权材料。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主张其在放贷过程中已审核安桐物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该决议有公司全体股东签字,但其该项主张缺乏证据证实,且与上饶银行吉安分行2020年12月10日出具的《关于吉瑞公司抵押贷款有关情况说明》中关于该行目前无抵押人安桐物业公司出具的股东会决议的陈述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吉安监管分局出具的《吉安银保监分局银行保险违法行为举报答复意见书》中关于“银行留存的股东会决议无陈世红签字字样”的记载不一致。综合以上情况,二审判决认定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在签订案涉抵押合同过程中未尽到必要的注意和审查义务,案涉抵押合同无效,并无不当。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1)最高法民申3801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吉安市吉州区安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井冈山大道吉安总商会大厦203室(庐陵新区)。
法定代表人:陈世红,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延,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林强,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上饶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安分行,住所地江西省吉安市井冈山大道173汇金广场一至三楼。
负责人:卢小武,该分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云,江西艾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鑫,江西艾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江西吉瑞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华能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宋聪,该公司总经理。
一审被告:宋聪,男,1978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
一审被告:朱莉萍,女,1984年10月21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
一审被告:肖祖付,男,1973年5月1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
再审申请人吉安市吉州区安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安桐物业公司)、再审申请人上饶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安分行(简称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及一审被告江西吉瑞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吉瑞公司)、宋聪、朱莉萍、肖祖付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安桐物业公司、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均不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20)赣民终755号民事判决,分别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安桐物业公司申请再审称: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应予再审。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与吉瑞公司串通,在明知抵押不合法、不合规的情形下,与安桐物业公司签订案涉《最高额抵押合同》,具有重大过错,安桐物业公司仅是在管理上存在疏漏。若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严格履行审查义务,则可以避免本案的发生。在此情况下,安桐物业公司不应承担抵押合同无效的补充赔偿责任,或仅需承担次要的赔偿责任,二审法院认定安桐物业公司需承担50%的补充赔偿责任,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一、上饶银行吉安分行明知安桐物业公司的章程系伪造,安桐物业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陈世红对抵押合同的签署不知情且其不在当地、其签字非本人所签、股东会决议系伪造,却不予审查,恶意成就抵押合同。二、吉瑞公司法定代表人宋聪与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串通,骗取肖祖付以安桐物业公司名下房屋提供担保。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在签订抵押合同时,已经明知该抵押担保并非安桐物业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也明知肖祖付无权代表安桐物业公司。三、在办理抵押登记时,安桐物业公司并未派人参与,而是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与吉瑞公司工作人员共同办理。上饶银行吉安分行的行为看似是未尽到审查义务,实则是与吉瑞公司恶意串通,故意遗漏应当审查的股东会决议、法定代表人授权书等重要材料。
上饶银行吉安分行提交意见称:一、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在放贷过程中已严格审核安桐物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该决议有公司全体股东签字,并将该决议提交至不动产登记部门办理抵押登记。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对股东会决议尽了形式审查义务,至于股东会决议如何形成、程序是否合法等,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不可能审查出问题。二、案涉借款发生时,肖祖付是安桐物业公司股东、监事、实际控制人,且公章由肖祖付控制,其有权代表公司签订案涉抵押合同,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不存在与他人恶意串通的行为。上饶银行吉安分行的一审代理人并未表示明知陈世红不在当地。三、即便肖祖付无权代表安桐物业公司签订抵押合同,安桐物业公司存在公章、法定代表人印章管理不当,也应承担50%的过错责任。
上饶银行吉安分行申请再审称,本案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应予再审。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一、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在放贷过程中已严格审核安桐物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该决议有公司全体股东签字,并将该决议提交至不动产登记部门办理抵押登记。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对股东会决议尽了形式审查义务。二审判决认定其未尽审核义务,缺乏证据证明。安桐物业公司提供的公司章程上有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公章及安桐物业公司的公章,还加盖了市场监督管理局骑缝章。安桐物业公司替换了1-2页内容,难以发现。二审因该公司章程与其在市场监督管理局存档的章程存在几页的差异,从而认定骑缝章不连续存在明显瑕疵,该项认定增加了上饶银行吉安分行的审查义务。二、二审判决认定肖祖付无权签订案涉抵押合同,于法无据。借款发生时,肖祖付是安桐物业公司的股东、监事及实际控制人,控制安桐物业公司公章,又是陈世红的前夫,还提交了肖祖付、陈世红共同签署的股东会决议,上饶银行吉安分行有充分理由相信案涉抵押担保是安桐物业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且肖祖付有权代表公司签订案涉抵押合同,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属于善意第三人。
本院经审查认为:
一、关于案涉《最高额抵押额合同》的效力问题。案涉《最高额抵押合同》虽加盖了安桐物业公司公章及法定代表人陈世红个人印章,但无陈世红签字,且上饶银行吉安分行自认未与安桐物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面签。签订案涉抵押合同时,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在明知安桐物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50%的股东陈世红不在公司,肖祖付仅为安桐物业公司监事及持股50%的股东,肖祖付与陈世红已解除婚姻关系等事实的情况下,未要求肖祖付出具相关授权材料。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主张其在放贷过程中已审核安桐物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该决议有公司全体股东签字,但其该项主张缺乏证据证实,且与上饶银行吉安分行2020年12月10日出具的《关于吉瑞公司抵押贷款有关情况说明》中关于该行目前无抵押人安桐物业公司出具的股东会决议的陈述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吉安监管分局出具的《吉安银保监分局银行保险违法行为举报答复意见书》中关于“银行留存的股东会决议无陈世红签字字样”的记载不一致。综合以上情况,二审判决认定上饶银行吉安分行在签订案涉抵押合同过程中未尽到必要的注意和审查义务,案涉抵押合同无效,并无不当。
二、关于安桐物业公司的责任承担问题。安桐物业公司主张上饶银行吉安分行与吉瑞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宋聪串通,骗取肖祖付以安桐物业公司名下房屋提供担保,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鉴于安桐物业公司认可案涉《最高额抵押合同》上所盖的该公司印章及法定代表人个人印章的真实性,二审判决认定其在公章管理上存在不当,对案涉抵押合同无效存在过错,并判令其对吉瑞公司案涉债务不能清偿部分承担50%的补充赔偿责任,并无不妥。安桐物业公司关于其仅在管理上存在疏漏,不应承担抵押合同无效的补充赔偿责任或仅需承担次要的赔偿责任的主张,依据不足,不应支持。
综上,安桐物业公司提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上饶银行吉安分行提出的再审申请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一、驳回吉安市吉州区安桐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二、驳回上饶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安分行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汪 军
审判员 薛贵忠
审判员 杜微科
二〇二一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盛家璐

云南律师,昆明律师,找律师,打官司,法律咨询,律师咨询,委托云南|昆明资深律师,重大案律师,知名律师维权,需要婚姻家庭,交通事故,合同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就上云南昆明律师网
滇ICP备12000640号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05号 版权所有:易德祥律师 技术支持:找法网   返回首页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