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云南昆明律师网

陈殿勤诉孟庆明、沛县环境保护局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2013-10-19 来源:云南昆明律师网 作者:admin

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6)沛民一初字第587号
原告陈殿勤,男,1942年7月出生,汉族,农民,住沛县朱寨镇杏花村新庄。

委托代理人魏淑琴,女,1972年7月出生,汉族,沛县第三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职工,住沛县居民点北四巷。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魏垂书,江苏徐州汉韵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孟庆明,男,1975年8月出生,汉族,居民,住沛县正阳小学东第二巷口第七排第二户。

委托代理人高新春,江苏徐州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

住所地沛县正阳南路21号。

法定代表人孟宪海,局长。

委托代理人尹彬,男,1969年3月出生,汉族,沛县环境保护局法律顾问,住沛县徐沛路28-48号。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原告陈殿勤诉被告孟庆明、沛县环境保护局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06年4月24日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周长民适用简易程序,于2006年6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陈殿勤的委托代理人魏淑琴、魏垂书,被告孟庆明及其委托代理人高新春,沛县环境保护局的委托代理人尹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殿勤诉称,2006年3月16日20时许,被告孟庆明驾驶苏CJ1105号轿车沿沛鸳公路由东向西行驶,行驶至沛鸳公路鹿楼镇八堡果园路口与原告陈殿勤发生交通事故,致原告陈殿勤受伤,住院治疗,现处于昏迷之中。原告认为被告孟庆明超速行驶,操作处理不当,突然改变行驶路线和运动状态等,应负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另苏CJ1105号轿车的登记车主为沛县环保技术开发公司,因沛县环保技术开发公司现已无此单位,而该公司的注册主管单位为沛县环境保护局,故将沛县环境保护局列为本案被告。为此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62323.87元(2006年3月16日-2006年4月20日16时10分),护理费1000元(护理人员2人,每人每月500元),营养费1257.6元(自2006年3月16日至4月20日),交通费98元,请专家招待费200元,合计64879.47元,保留后续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等的诉权。

被告孟庆明未作书面答辩,在庭审中辩称,对事故的发生经过没有异议,对沛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的同等责任没有异议,对原告要求的认定被告孟庆明负主要责任有异议,因为当时发生事故时被告孟庆明是直行,原告陈殿勤是横穿马路。发生事故后,被告孟庆明拨打了救护电话,并随即赶往医院,当时原告家中无人,被告孟庆明在医院陪护了一夜,第二天原告家中来人后,被告孟庆明才回家去筹钱。另外,被告孟庆明系苏CJ1105号车的实际车主,该车是被告孟庆明于2004年从李勇(沛县房管局职工)处购买的。苏CJ1105号车的行驶证登记车主是沛县环保技术开发公司。

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未作书面答辩,在庭审中辩称,对于原告认为沛县环保技术开发公司的主管单位为沛县环境保护局及肇事车辆苏CJ1105号车的登记车主为沛县环保技术开发公司没有异议,但此车已经出售给私人,只是没有办理过户手续,根据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人问题的复函,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上道路行驶的登记,并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沛县环境保护局不是肇事车辆的实际所有权人,无法对该车进行掌控,也没有从该车运行中获利,另外,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也未实施交通肇事和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对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6年3月16日20时许,被告孟庆明驾驶苏CJ1105号轿车沿沛鸳公路由东向西行驶,行驶至沛县沛鸳公路鹿楼镇八堡果园路口,遇原告陈殿勤骑自行车由北向东左转弯行驶,双方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原告陈殿勤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该事故经沛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孟庆明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遇情况采取措施不当,未在确保安全的原则下通行,发生交通事故,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应负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陈殿勤骑自行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转弯时未让直行的车辆先行,发生交通事故,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应负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陈殿勤于当日入沛县华佗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原告陈殿勤的损伤为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外伤、弥漫性轴索损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右颞硬膜下血肿、脑挫裂伤、左肺挫伤伴胸腔积血、左侧多发肋骨骨折、左锁骨骨折。因沛县华佗医院不具备高压氧治疗条件,原告陈殿勤于2006年4月1日被转入沛县人民医院治疗。原告陈殿勤在沛县华佗医院住院治疗期间支付住院医疗费31567.39元,专家会诊费1500元,请专家招待费200元,请专家交通费26元,根据医嘱在苏果超市(沛县)有限公司购买营养品(蛋白质)支付757.60元、在沛县永生堂大药房购买安宫牛黄丸支付435元。原告陈殿勤在沛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期间支付住院医疗费27245.48元(截至2006年4月20日),现仍在治疗中,根据医嘱在徐州市华通医用器材有限公司购买防褥疮垫支付1000元、在徐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购买能全力支付576元,并支付交通费72元。综上,原告陈殿勤已支付医疗费61323.87元,购买防褥疮垫款1000元,营养费757.60元,交通费98元,招待费200元。被告孟庆明已付给原告陈殿勤赔偿款3800元。被告孟庆明驾驶的苏CJ1105号轿车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未在保险公司投保第三者责任险。原告陈殿勤于2006年4月14日申请对苏CJ1105号轿车予以保全,本院已裁定准许。

另查明,沛县环保技术开发公司系被告沛县环保局开办,2001年2月9日被徐州市沛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苏CJ1105号车的登记车主为沛县环保技术开发公司,被告孟庆明于2004年从沛县房管局职工李勇处购买该车。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本院(2006)沛诉保字第25号民事裁定书,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沛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2006第188号交通事故认定书,徐州市沛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沛工商(2001)第00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沛县华佗医院病人出院诊断书、证明、医疗费票据,苏果超市(沛县)有限公司发票,沛县永生堂大药房发票,沛县人民医院医疗费票据、证明,徐州市华通医用器材有限公司发票,徐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发票,交通费票据,招待费票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原告陈殿勤为证明被告孟庆明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应负主要责任,向法庭提供的证据为原告陈殿勤之弟陈殿文的证人证言。被告孟庆明的质证意见为:当时发生事故时被告孟庆明是直行,原告陈殿勤是横穿马路,因此,被告孟庆明应负同等责任。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认为,(一)交通事故当事人在本次交通事故中的责任。本院认为,证人陈殿文系原告陈殿勤之弟,与原告陈殿勤有利害关系,交通事故发生时,证人陈殿文不在事故现场,其证人证言属间接证据,沛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是认定交通事故责任的职能部门,因此,沛县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的责任认定书的证明力远远大于证人陈殿文的证人证言,对原告陈殿勤主张被告孟庆明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应负主要责任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二)赔偿责任主体。本院认为,根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二条规定:“按照合同或者其他合法方式取得财产的,财产所有权从财产交付时起转移,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2.最高人民法院(2001)民一他字第32号关于答复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原车主是否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的请示》的复函:“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因车辆已交付,原车主既不能支配该车的运营,也不能从该车的运营中获得利益,故原车主不应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损害承担责任,但是连环购车未办理过户手续的行为,违反行政管理法规的,应受其规定的调整。”3.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的复函(2000年12月25日法研[2000]121号):“你院(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陕高法[2000]50号《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需进一步研究后才能作出规定,但请示中涉及的具体案件,应认定机动车所有权从机动车交付时起转移。”4.《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公交管(2000)98号:“最高人民法院执法工作办公室:你办法5月23日来函收悉,现复函如下:根据现行机动车登记法规和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上道路行驶的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为了交通管理工作的需要,公安机关车辆管理所在办理车辆牌证时,凭购车发票或者人民法院判决、裁定、调解的法律文书等机动车来历凭证确认机动车的车主。”另外,公安部2001年1月4日发布的《机动车登记办法》第52条规定:“机动车所有权转移时,原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将《机动车登记证》随车交给现机动车所有人。”基于以上法律、司法解释、规章规定,财产转移后,财产的使用风险也随之转移,原财产所有人不承担继受财产所有权人使用财产的风险;连环购车的情况原车主对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也不承当责任。判断承担责任的实际车主的标准是:是否支配该车的运营,是否从该车的运营中获得利益,而不是车辆的注册登记情况。出卖方虽然是登记车主,但车辆已交付,产权已转移,出卖方不能控制车辆,不能支配该车的运营,不能从该车的运营中获得利益,而实际车主即购买方恰恰相反,实际控制了车辆及其运营,相应地,应当承当车辆运营的全部风险。本案被告孟庆明系肇事车辆苏CJ1105号车的实际车主,实际控制、支配该车辆并从运行中获取利益,对原告陈殿勤在该事故中的损失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对苏CJ1105号轿车不具有具体的、现实的支配和控制的权利,也没有从此车辆的运行中获得利益,因此,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不是本案的赔偿责任主体,对原告陈殿勤在该事故中的损失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对原告陈殿勤要求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赔偿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三)被告孟庆明对原告陈殿勤的损失的赔偿范围、标准及数额。原告陈殿勤要求赔偿的范围和标准均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及江苏省2006年统计年鉴公布的2005年江苏省相关赔偿费用标准所依据的统计数据计算。原告陈殿勤要求赔偿的医疗费61323.87元,购买防褥疮垫款1000元,营养费757.60元,交通费98元,护理费1000元,符合相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陈殿勤要求赔偿的招待费200元,不属于规定赔偿范围,本院不予支持;原告陈殿勤另要求赔偿的营养费500元,因原告陈殿勤已按医嘱购买了757.60元的营养品,再要求赔偿营养费500元,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告陈殿勤现有失应为医疗费61323.87元,购买防褥疮垫款1000元,营养费757.60元,交通费98元,护理费1000元,合计64179.47元。因原告陈殿勤仍在治疗中,其请求保留后续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等的诉权,本院予以准许。《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五十二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未参加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机动车按照该车应当投保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予以赔偿。对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赔偿责任;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发生交通事故,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应当按照以下规定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非机动车、行人负事故同等责任的,减轻30%至40%……。”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 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但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虽然本案立案时国务院《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尚未施行,但不能因此而否认我省现行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有同样的内容和现实意义。江苏省从1987年陆续在全省实行了实施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地方法定保险,1999年5月《江苏省道路交通肇事逃逸防范查处办法》第12条再次明确规定:“机动车辆应当投保有效行驶期内的第三者责任险”。因此,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实施前,也具备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五十二条的条件。在国务院《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施行前,参照《机动车保险条款》的规定,摩托车、拖拉机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为20000元,其他机动车的最低保险责任限额为50000元。被告孟庆明所有的苏CJ1105号车发生上述事故时未在保险公司参加第三者责任险,按《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其应在最低保险责任限额50000元内对第三者即本案原告陈殿勤造成的损害承担无过错赔偿责任。本次交通事故系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发生的交通事故,原告陈殿勤系非机动车方,被告孟庆明系机动车方,对原告陈殿勤的损失超过50000元的部分14179.47元,依上述规定应减轻其30%的赔偿责任,即对原告陈殿勤的损失超过50000元的部分14179.47元,其应承担的赔偿数额为9925.63元(14179.47元×70%)。现被告孟庆明合计应赔偿原告陈殿勤59925.63元,扣除被告孟庆明已付的3800元,还应赔偿原告陈殿勤56125.63元。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五十二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孟庆明赔偿原告陈殿勤医疗费、购买防褥疮垫款、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合计56125.63元〔(医疗费61323.87元+购买防褥疮垫款1000元+营养费757.60元+交通费98元+护理费1000元-50000元)×70%+50000元-38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驳回原告陈殿勤对被告沛县环境保护局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99元,其他诉讼费用649元,邮寄费300元,财产保全费590元,合计2138元,由原告陈殿勤负担288元,被告孟庆明负担18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周长民
二 0 0六年七月三日
书 记 员 李  敏

云南律师,昆明律师,找律师,打官司,法律咨询,委托云南|昆明资深律师,重大案律师,知名律师维权,需要婚姻家庭,交通事故,经济合同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就上云南昆明律师网
滇ICP备12000640号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0505号 版权所有:易德祥律师 技术支持:找法网   返回首页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